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> 艺术资本>> 艺术资本报道>> 正文

罗红(赵世杰)与林风眠

企业报道  2018-08-15 07:18:17 阅读:

赵世杰

  二十世纪以来,中国画家有三条门路正途出身,或院校毕业,或名家入室弟子,或阪依大师自修大成。罗红1978年看到《林风眠画选》如获至宝,启迪他在宣纸上找到了自己的彩墨绘画路子,40余年笔耕不辍,果实丰硕。2017年他参加中国画院全国书画名家邀请展时对记者说:“我是走林风眠没走完的路。”然而,林风眠没给他授过课,没指教过他绘画,也未曾见过面,他是获得大师品行之德和艺术之道的加持终成正果。

  程大利(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):“如果中国画家以延续型和开拓型划分的话,周老就是开拓型画家。开拓型的画家“五四”以来有三位最优秀的:一位是林风眠,一位是吴冠中,再一位就是周韶华。”贾方舟(美术理论家):“我曾经把现当代的中国画分为三个大的体系统,一个是新写意,一个是新写实,一个是新水墨。新写意我想老艺术家吴、齐、黄、潘是属于这个系统。新写实就是像徐悲鸿、蒋兆和,再下来他的学生周思聪等这是一个体系。还有一个体系我归纳为新水墨,这个体系就是以新的形式、新的趣味、新的造型语言为第一要义,它创造出一种新的图式、新的趣味。在这个体系当中就是刚才程大利先生讲到的林风眠、吴冠中、周韶华还有台湾的刘国松,他们是这个体系中四个最具代表性的人物。”

  新水墨体系具有三个特征,一追求创新,二赞同中西融合,三虽说称之新水墨,彩墨画却是他们主要的创作方法和形式。林风眠1925年回国后出任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兼教授,1927年受蔡元培之邀赴杭州主持创立国立艺术院(后来的中国美术学院)任校长。他主张中西融合,倡导创新,并身体力行首创彩墨画,如果称林风眠为新水墨体系创始人,当之无愧。然而,林风眠的人生境遇让他失去应有的地位和影响力,罗红公开宣称走林风眠未走完的路,是新水墨体系画家中屈指可数的画家,难能可贵。

  林风眠与罗红彩墨画作品相互对照,林的绘画语言是夸张的,罗是写实的,林的作品透出装饰画的优美,罗的作品呈现油画般的厚重,林的作品隐现马蒂斯印象派的影子,罗的作品流露八大的笔墨情怀,林的作品洋溢着和谐,罗的作品凝重着刚毅,林作品中树木花草是艺术的造化,罗作品中的森林鸟兽是造化的艺术。

  林风眠花鸟、山水、人物都涉猎,罗红专攻“森林画”。西方有风景画,有擅长画森林的画家,中国有山水画,没有专门画森林的画家,可以说罗红是当今中国唯一以小兴安岭森林为题材的画家。罗红“森林画”绘画语言独特,色彩技法不拘一格。传统山水画家画树概念化、程式化,山石云水为主,树木往往是配角。罗红“森林画”中的树是主角,但没有一棵树来自芥子园画谱,东北林区柞树、桦树、杨树、落叶松、红松、水曲柳、椴树等都曾是他身边的朋友,也是他创作的模特。他格外关注松柏树,不但能说出小兴安林区樟子松、美人松、爬松等名字和习性,还特别喜爱从中原大地到东南沿海均有种植的金冠柏,创作彩墨画《寒香》,赞美金冠柏“春天翠绿,夏季青葱,秋季黄冠加身,寒冬依旧清香远递”。也曾撰文阐述创作《寒香》理念和技法,“ 在创作手法上,做到了色融、色重、色厚,挣脱了传统的色淡、色少、色薄的束缚,彻底改观画面形象。布局上保留近雪远云从简,重点在中景,让视觉丰满而愉悦。突出主题,加重形象,寄意内涵,联想深远。”表现光线,是传统国画的难点,而他作品《朝阳》中的旭日光辉灿烂、《风雨后》中的晴日化作林间闪亮光芒。北方草塘很难入画,他能画得蒲草丰茂,鹿鸣鹤翔,当年拓荒者说“棒打狍子瓢舀鱼,野鸡飞到饭锅里”情景就在眼前。他的作品构图看不出刻意设计,如同记录片的镜头不是广角就是特写。他不用点叶法、夹叶法一个一个地画树叶,而是勾、点、滴、泼、溶、渗多管齐下,笔法、墨法、水法、色法四法并用,“大树有形叶无形”,“树干看皴法,树冠看色彩,树林看阵势”。画大感觉、大关系、 大气派,画大树的绿色生机,画大森林的广袤胸怀。他的彩墨画创作实践解惑 “墨分五色”、“运墨而五色具”的论断,墨的色相就是个黑,只有调动更多色相的明度、纯度要素变化,才能产生色与光的交响效果。可以说,罗红不仅填补了中国绘画题材“森林画”空白,也动摇了传统国画着色“千载平涂”的技法守恒。

  全国美术院校实用教材精选《水墨画新论》,这样阐述:“众所周知,世界上主要存在两大绘画体系:一个是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绘画体系,一个是以欧洲为代表的西方绘画体系。前者以‘象形文字’为起点,哺育出‘伦理学感觉’;后者以‘古希腊文明’为起点,培育出‘认识论感觉’。”“视觉感觉方式的不同,造就了东西方不同的传统绘画形态——‘不似之似’的‘程式化’体系和‘模拟写实’的光、色造形体系。”中西绘画融合,实质是视觉感觉方式的融合,即“伦理学感觉”与“认识论感觉”的融合。广义东西方绘画融合论,应该不只是东方学习借鉴西方,也包括西方学习借鉴东方,当今艺术发展的实情也正是这样。显然,林风眠是刚刚起步向“认识论感觉”靠近,马蒂斯是刚刚起步向“伦理学感觉”靠近,而罗红是在林风眠和马蒂斯都没走完的路上开启了新的征程。(赵玉昌文)

赵世杰作品《春暖花开》

赵世杰作品《春暖花开》

赵世杰作品《好大几棵树》

赵世杰作品《好大几棵树》

赵世杰作品《生之力》

赵世杰作品《生之力》

赵世杰作品《生之美》

赵世杰作品《生之美》

赵世杰作品《天长柱木大》

赵世杰作品《天长柱木大》


更多专题
铿锵玫瑰 绽放煤海

总有人喜欢将女人比作花,那么矿山的女人就像是绽放在煤海的铿锵玫瑰,用爱、用心、用行动,在黑色的煤海中...

强党建 促发展

岁月不居,天道酬勤。中铁八局同新房开公司走过的是时间,迎来的是辉煌。公司党委始终坚持将集团党委“把方...